单双中特中后付款

崇禮的轉身:百年前鎮上只有9家店鋪 申奧成功后旅游地產興起

原標題:崇禮的轉身:百年前鎮上只有9家店鋪 申奧成功后旅游地產興起

文|王一然 編輯|馮翊

如今在崇禮做生意的大多是外地人,開餐飲店、租售雪具、投資房產做民宿,景區和雪場周圍,幾乎布滿了投資客的野心——把崇禮發展成為國際旅游小鎮,除了盯住冬天的冰雪經濟,還要想辦法發展其他三季經濟,:他們中有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有投機接盤者,也有還在觀望風口的賭徒。據某景區地產工作人員介紹,崇禮即將建設高爾夫球場和高端養老產業,“到時候就不分什么淡季旺季了。”

來到崇禮的人已無法想象它當初的模樣。這座小城位于河北省西北部,歷史上多為少數民族占據,遼、金、元興起后,崇禮成為“京畿重地”的一部分。到了明代,這里長期處于蒙漢對峙的前線。1570年隆慶和議之后,王朝在此設置了7處商品交易場所,“南北茶馬互市”,蒙古的馬商以馬來換明朝人的茶。直到清代,蒙漢通商熱情不減,由崇禮通向外蒙古“庫倫”的路上,商人絡繹不絕。區域內的人口不斷增加,佛寺、天主教等宗教場所也隨之建立起來。

但本土的商業力量一直很薄弱,據《崇禮縣志》,直到1930年代,崇禮地區的商業中心西灣子鎮“只有3家缸坊店(釀造業)、3家車馬店和3家留人小店”,后來藥店、雜貨店等機構設立了一些分號,店鋪逐漸增加到24家。

這里長期以農業經濟為主。明長城以北,素有“八山半水分半田”之說,種植業占據主導地位,由于氣候高寒,崇禮全年無霜期最長只有130天,產量一直沒有大突破,直到新中國成立,“部分群眾的溫飽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

在老崇禮人眼里,過去崇禮的經濟發展“就靠種地和挖金礦”,“礦都賣了好幾手了,人家不要我們這些當地人。”住在太子城奧運村附近的老村民吳富已經80多歲,他和村里很多50歲以上的老人一樣,種了一輩子地。年輕人外出打工,其中地比較多的一些人農忙時還得回家幫忙。

三年后,崇禮將舉辦冬奧會,這里已經成為承接京津冀消費溢出的旅游熱點區,餐飲、酒店公寓、雪具店、滑雪場等產業將是經濟支柱。幾百年來,崇禮終于由蒙漢通商節點變成了“京津冀旅游消費圈”中重要的一環。

“這里的廣場,這些小高樓和柏油馬路,十年前還都是泥巴路,你能看見牛馬在路上走。”在崇禮長大的年輕人張凌說,冬奧會讓這座小城提前發展了很多年。

以下為崇禮生意人的口述:

(崇禮縣城公園廣場附近,巨大LED屏廣告不斷變換,誘惑著來這里的外地人:這里離首都只有200多公里。王一然 攝)

縣城某東北飯店老板 黃玉龍

這個店是別人兌的(編注:北方話,意為出租轉讓),連著火鍋底料的秘方啥的一起,花了六萬塊錢。后來火鍋(店)開得太多,我們就做自己家鄉的特色菜了。消費水平還行,四個人有三四百塊錢夠吃一頓,北京來的客人還覺得這菜碼大、價格便宜呢。

原本我們在黑龍江老家開飯店,能對付掙錢,有個老鄉在這開小餐館,回去說這邊開冬奧會,能上可多人了,就來看看。

來的時候租金已經挺貴了,原來這里好像是個銀行。本來這破房子三萬都租不上,后來租七萬一年,我們就整了六七張桌,盡量圍的像小隔間,環境好。人多時候里面外面還能擺四桌,一開始也沒雇服務員,尋思看看咋樣。

結果嚇一跳,這么點小地方,冬天時候嗚嗚泱泱的人,大多都是北京的,內蒙的,還有南方的。周五晚上吃飯五點來都排不上,都是成幫的、一家一家的來。起初我們以為南方人不滑雪,怕冷,有一回我們問人家那裝備,好幾萬呢!

崇禮現在物價比老家二線地級市都貴很多,出門打車,超市買生活用品,菜市場買菜都向北京看齊,聽說原來白菜才五六毛錢一斤,后來都兩三塊了。本地人抱怨物價漲了,我們開店成本也高,沒辦法。人多的時候從北京拉菜啊、魚啊什么的,比在這兒買省錢。

(崇禮縣城一家小超市內景。)

開店是最常見的一個事,去年年初那會兒,沒事兒在道上溜達的,穿得洋氣的,可能就琢磨開店或者買房。店鋪流動性也大,有的店都倒了好幾手了。我們住在飯店的里屋,不用另租房子。來的時候房子已經都一萬起步了,不到兩年都兩三萬了。之前有吃飯的人商量買房,人家一百萬都不當錢。當然這地方投資房子也不能賠,尤其是商鋪,租金恨不得一年一變。

但經歷淡季之后可能就沒那么腦袋熱了,沒我們當初想的那么好。這里夏天也有來玩的,但是照(比)冬天少很多,淡季也不用雇服務員,我們倆就忙得過來。

聽說這邊挺多人拆遷了,給了不少錢,但他們可能以前的生活方式就和我們不一樣,不講究說有錢了去外面下館子啥的,大道上溜達的人不少,基本不往飯店里進,嫌這兒貴。感覺我們這就是給外地人開的,沒有融入本地人生活。

冬奧還是整了挺多項目在這,景區附近天天蓋樓,建新場館,看新聞也說,老有各種投資來崇禮。我們從來沒上去過雪場,光坐纜車上一回看看就100(塊)呢。

(2015年,申奧成功后的崇禮縣街頭)

雪具店老板 林雪梅

我們本地人都叫雪具攤兒,不叫“店”,一說雪具攤兒,基本就是本地人搞的。這個店干的時間得有快六七年了吧,但本地人很少干這個,他們都不太會做生意。

我大學的時候學市場營銷,這個店主要做雪具出租,房是自己的,沒有租金成本。申奧成功后,買雪具的也多了。旺季一個月大概能掙三四萬,一般都是回頭客拉朋友來的多。

本地人大多都沒花錢去過雪場。那些山大家都再熟悉不過,我小時候,山里還有野豬和兔子,還有蛇。以前交通不方便,村里都吃了山的苦頭,地能種的也不多,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店剛開時縣城里工資都一兩千左右,沒人想到冬奧這么大事情會掉在崇禮。

崇禮人生活基本沒啥享受消費,就說女的吧,紋眉呀,做個指甲呀,那都太少了。這里接待的全是外地人,后來拆遷有錢的那部分人,也不去揮霍;都說拆遷一夜暴富,其實算一下我們一家,加上弟弟和父母,分這幾套房子也就有一套富余,但種的地都沒了,算下來其實差不多。太子城奧運村那邊確實是有那種一下子有錢的,但還是少數。

大部分崇禮人還是過自己的日子,我們店基本就沒有本地人消費過。

(崇禮雪場即將迎來封雪期,雪具店也陸陸續續關門休整,等待著10月新的雪季和旅游旺季到來。王一然 攝)

崇禮變化確實大,最明顯的是早晚接送孩子會堵車,以前哪有這么多私家車呀,現在路上跑的車多了,旅游旺季的時候還堵得挺嚴重呢!打工工資都得三千多一個月了,現在萬科投資的雪場正在建,聽說規模特別大,雪場旺季要的人多,造雪啦、保安啦,要是會電腦的年輕的工資還能更高。

申奧成功之后雪具(店)就太多了,現在得一百多家吧,到處都在掛牌子干雪具,好多都是北京過來的,有的是大公司品牌入駐,跟我們這種小代理商不一樣。他們牌子全,還搞一條龍服務,從來滑雪往返大巴、住宿、雪具、雪場門票等等都弄好了,初級滑雪的還可以給你找教練帶,提供跟拍服務。我們這些也能做,但是都自己找認識的人,不是公司合作模式的。

還有不少明星都過來了,像苗圃、樸樹,還有中國好聲音的歌手什么的,都來演出和滑雪。有時候覺得都不認識崇禮了,一天一個樣。以前總想著去石家莊打工離開這個地方,現在不知道多少人往崇禮來,天天有開會的新聞,我們也成“首都旅游消費圈”了。

酒店公寓投資者 大海

我這個房子買得早,2015年申奧之后就買了。因為喜歡滑雪,十幾年前就來崇禮滑了,萬龍算比較早的滑雪場,2003年就有了,但縣里沒什么配套設施,當時都是土房子,破破爛爛的,沒法洗澡,賓館訂不上,就睡在簡陋的農家樂。

申奧之前就在看房,猶豫了一陣,覺得這里太偏,不成功就砸了。結果申奧成功,就趕緊按下一套兩室一廳的,差不多一百萬出點頭,等于每平米多花了不到2000塊錢,現在這個價肯定買不到了。

那時候剛開始第一批還能和酒店簽約,它是酒店的地產,可以簽托管簽五年,酒店每年會給你固定的租金,然后到期可以選擇續簽或者自己做,但是考慮我們自己過來玩的時候也要住,所以為了靈活性大些就沒簽。

這邊新火起來行業的就是托管公司,專門幫外地過來買房的做托管,簽合約,代管代租,期限自由度高一些,但是問題很多,比如虛報租金、給錢特別慢,之前有公司談了承諾說年收益至少五萬,結果我們問了之前的業主,說也就兩萬多,而且水電什么的報的都很貴,基本不賺錢,后來干脆就自己運營。

(崇禮縣城夜景,遠處可見施工的吊車。)

現在越來越多人喜歡住酒店公寓,因為住酒店房間小,二三十平米,千篇一律,沒有度假放松的感覺。我們這店旺季800塊一晚沒問題,元旦前后能漲到1000多塊,每天都爆滿。淡季就三四百塊一晚,現在夏季旅游的人也多,生意最好的時候能漲到500塊一晚。

這邊現在看來是不如古北水鎮的,那邊做民宿的到十一小長假能到1800塊一晚上,崇禮民宿是到不了這個價格,但古北水鎮地點好的房子價格都很高,而且人家也不賣,我們去那邊投資已經晚了。

在北京周邊,崇禮是個旅游熱門,這個雪場在河北別的地方都沒有,夏天也能順路去張北草原天路玩玩,張北那邊旺季,住這邊來也便宜,開車很近。單說避暑,承德和這邊沒差什么,但夏天你去翠云嶺看看,景色也很不錯。聽說崇禮還要建高爾夫球場,和滑雪對著搞,這種高端戶外運動四季都有了之后,更多商務人士愿意來這里談事情,開會,打打球。

我們這種投資不算什么,手里閑錢有限,人家自己做民宿一般都是十幾二十幾套房的,他們是很資深的旅游行業人,和很多旅行社有合作,散戶沒有穩定客源,肯定要賠錢。

(應采訪對象要求,黃玉龍、林雪梅、張凌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单双中特中后付款 pc蛋蛋戒毒贴吧 重庆时时彩下载 北京时时彩开奖信息 瑞典二分彩开奖官网 全天五分时时彩计划 河南体坛夺金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平台出租 天津时时彩最快开奖源 30选5中奖奖金查询 黑龙江新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