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双中特中后付款
>財經>>正文

打造“海外日本”,藏富于民:平成真是“失去的三十年”?

原標題:打造“海外日本”,藏富于民:平成真是“失去的三十年”?

過去三十年,日本“平成時代”給日本留下了什么?

  1989年1月7日,日本天皇裕仁駕崩,長達64年波瀾起伏的昭和時代結束了,皇太子明仁登基,年號由昭和改為平成。當時,我正在駐日使館工作。身臨其境,不由地想到,即將開啟的平成時代,日本會怎樣呢?

如今30年過去了,日本又迎來了改元之年。根據日本皇室會議的決定,明仁天皇將于今年4月30日退位,長達30年的平成時代將走進歷史。那末,這30年日本過得怎么樣呢?

繁榮之下的張狂

昭和天皇裕仁去世時,日本經濟正處在一個歷史轉折點上。昭和時代的最后10年即1980年代,是日本經過60—70年代高速增長后又出現的一個繁榮期,被稱為日本戰后經濟“最輝煌的10年”,也是泡沫經濟危機四伏的年代,政府和人民都呈暴富狀態,遍地是黃金,彎下腰就能撿到錢,是當時的寫照。泡沫經濟下,表面上看是延續了日本之前經濟高速發展的景象。汽車、家電行業成為出口創匯的龍頭企業,由此帶動了一系列相關產業的蓬勃發展。日本政府進行大規模的城市建設,修建公路鐵路網,提振景氣,帶來一片繁華景象,弄得政府和市民都很亢奮。于是,大藏省(財政部)在1984年發行了1000、5000和10000日元面值的新鈔票。

那時,東京最繁華的銀座街頭出現了一億日元的大額銀行存單在空中飄飛的景觀,樹叢中發現的兩億日元現鈔無人認領。一個名叫大貫九男的駕駛員在大街上撿到一個包裹,里面有剛從銀行取出的一億日元。大貫通過警察尋找失主,半年過去未見有人認領。于是,按照日本的法律,拾主大貫得到了這筆巨款,扣除稅金和保管費等,實得6600萬日元。這就是當時家喻戶曉的“一億日元事件”。

眾多上班族都是下班時揮舞著萬元鈔票爭戧起步價為1萬日元的出租車 。1988年8月刊行的《周刊文春》雜志甚至載稱,夜10點,有位大企業的中層干部竟然為了乘上5分鐘車程的出租車,在銀座附近砸了100萬日元。當時野村證劵公司給每位職工的年均交通補帖是300—400萬日元,中層干部一年是3200萬日元。

經濟繁榮背景下,市民通俗文化也高歌猛進。80年代日本著名影星山口百惠出版自傳《蒼茫時刻》,一個月就售出100萬部,加印350萬部也很快售罄。同年,風靡日本的少女偶像松田圣子豪擲兩億日元,舉辦世紀婚禮。1987年,偶像歌手小泉今日子為資生堂做廣告,價碼首次突破5000萬日元,而資生堂借助她的魅力,其洗衣精整整賣了一億瓶,資生堂的股票也因小泉今日子的魅力而暴漲。

80年代也是日本純文學的全盛期。1988年,“日本文學天王”村上春樹的青春小說《挪威的森林》一經問世,便風靡日本列島。之后,年輕女歌人俵萬智打破歷來短歌常規用詞,以柔軟自在的現代口語寫了短歌集《沙拉紀念日》。歌集出版后奇跡般的暢銷,一下子賣了260萬本,其毫不矯揉造作而寬松自如的“新人類口語文體”,成為日本新時代文學的主流,也成為日本短歌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點。1989年,被稱為“日本文學天后”的吉本芭娜娜著《廚房》也賣了200萬本。她的作品同樣以口語化文體推動了日本文字的“再白話運動”。也是在80年代,著名導演黑澤明推出的電影《影武者》讓國際社會改變了日本只有富士山、櫻花和藝妓的印象。另一方面,以《天空之城》、《龍貓》等動畫片對破壞地球環境敲響警鐘的大導演宮崎駿也在1984年一躍而成為世人皆知的動漫鼻祖。

80年代,日本汽車產量突破1100萬輛,首次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日本產品廣泛出口海外,美國20%的半導體器件,30%以上的汽車,50%以上的機床等都是日本貨。日本創造的GDP,最高達到美國的70%。1985年,日本已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1986年到1991年,日本在海外投資總額高達4000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對外直接投資國,戰后日本孜孜以求的趕超美國夢實現了。

也就是從這一刻起,日本人的自信膨脹為自傲自大,張狂浮躁,不可一世,以為日本經濟增長前景不可限量,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與日本匹比,美國也不在話下了。日本國內的地產大亨在世界各地投資房產,聲稱五年之內要買下半個美國,然后再以租賃的方式高價租給美國人。一時間,三菱公司出資8.46億美元收買了被稱為美國“富有的標志”和“美利堅的標志”的紐約洛克菲勒中心51%的股份;索尼公司斥資34億美元買下被稱為“美國靈魂”的好萊塢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松下公司出資61億美元收購了美國環球影業公司;美國廣播公司大廈失守;花旗銀行總部大廈易幟;莫比爾室友公司總部大廈淪陷……1980年至1988年日本在美國的直接投資增長了10倍以上。日本人擁有2850億美元的美國直接資產和證券資產,控制了超過3290億美元的美國銀行業資產,控制了加利福尼亞州銀行業資產的25%以上及其未清償貸款的30%,在美國擁有的不動產超過歐共體的總和,購買了30~40%的美國財政部債券,占有了紐約股票交易所日交易量的25%。華爾街傳出“紐約淪陷”的慘叫,美國眾議員也驚呼:“美國正變成日本的殖民地”。

隨著日元不斷升值,一些凡夫俗子也激情滿懷,大把大把甩出日幣,花20個億收購畢加索原作,用幾百上千億日元戧購歐洲的歷史文化名城古堡。一批批農民也腰纏鼓鼓囊囊的錢包,乘上飛機到海外觀光豪游。1983年4月15日,亞洲第一座迪斯尼樂園在鄰近東京的千葉縣浦安市隆重開張,10天時間就有80多萬游客蜂擁而入,迪斯尼樂園成了一顆大搖錢樹。

整個80年代,日本是股票暴漲,房地產高騰的時代。民眾的口袋鼓起來了,自然想的都是去投資多生錢。當時的日本股市、基金等交易市場因而熱火朝天,家庭主婦和老嫗老翁都在炒股,而且一般都是只賺不賠。80至89年 ,日經股票平均上揚31.3%,國土面積僅為美國1/25的日本,地價總額卻為美國的4倍。按單位面積算,日本的價值竟是美國的100倍。

當時,日本整個社會到處都有花不完的錢,上層人士紛紛用打高爾夫、滑雪來彰顯自己的身份,企業則用巨額預算購買高爾夫會員權,“招待高爾夫”盛極一時。上至高官富賈,下至城鄉庶民,都能找個機會過把高爾夫癮。上班族的女性在業余時間也紛紛享受生活,當時流行一種吸氧的休閑方式,她們去氧吧,花100日元就能舒服三分鐘。賦閑在家又不差錢的日本大媽們也絲毫不甘示弱,旅游、買奢侈品成為她們唯一的樂趣。當時眾多的日本人橫掃美國、歐洲與大洋洲的奢侈品店。對于不少日本國民來說,泡沫經濟帶來的感覺就是錢多了,敢隨便花。過奢華的生活,花天酒地,已經不再是上層少數人的特權。

整個80年代,不夜城東京車水馬龍,歌舞升平,燈紅酒綠,一派繁榮。那時候,大大小小的酒吧、夜總會都擠滿了來喝酒調情的人。由于客人太多,有人在廁所里喝上一杯雞尾酒,付上5萬日元便出門找第二家銷魂窟去了。酒吧老板娘日進斗金,客人只要屁股挨到沙發,便收10萬日元,有人創造了一個通宵坐收一個億的記錄。

高端餐飲消費成為潮流,特別是對于西餐的追求。1985年外國餐飲企業有425家,到1991年陡增為3200家。公款吃喝是消費的大頭,企業招待客戶,如果一晚消費不到幾十萬日元,根本就沒辦法談下去了。當時請女性吃飯,都是5萬日元以上的高級餐廳,而且都流行請女朋友吃法國大餐。東京的高端法國餐廳Robuchon,人均消費5萬日元起步,一晚上消費超過百萬日元的大有人在。星期五也成了日本人必然會在外面就餐的日子,人均餐廳花費5000到2萬日元,而年輕人也會在3-5萬日元之間!

那個時候,多數日本人都過著富足生活,并堅信股價只會漲不會跌,地價只會升不會降,卻從沒人想過憑空出現的巨額財富有一天會化為泡影,渾然不知災難已在身后。

泡沫破裂 景氣暗轉

1989年初,天皇裕仁駕崩,昭和時代告終,明仁天皇即位,平成時代開始。轉過年來,經濟泡沫破滅,日本的景氣就暗轉了。1990年,日本生產性行業的貸款比重下降到25%,非生產行業的貸款比重卻上升為37%。日本看似繁榮的經濟成了名副其實的空中樓閣,危機一觸即發。

1989年,日本政府已經意識到經濟泡沫,但此時施行緊縮貨幣政策,為時已晚。從1989年5月開始,日本央行連續3次提高帖現利率。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日本銀行利率從2.5%上調至海灣戰爭前夕的6%。

日本貨幣政策的突然轉向,意味著日本政府首先刺破了股票市場的泡沫。1990年1月12日,成了日本股市有史以來最黑暗的一天。當天,日經指數頓挫,日本股市暴跌70%。人們依稀記得,就在半個月前的1989年12月31日,日經指數還達到了輝煌的高點38915點,市場普遍相信“明年股價可以達到5萬日元”。

令人絕望的是,以1990年新年為轉折點,日本股市陷入了長達20年的熊市之中。1990年9月,日經股票市場平均虧損44%,相關股票平均下跌55%。日本股票價格的大幅下跌,使幾乎所有銀行、企業和證券公司出現巨額虧損。公司破產導致其擁有的大量不動產涌入市場,頓時房地產市場出現供過于求、房價出現狂跌的趨勢。與此同時,隨著日元套利空間日益縮小,國際資本開始撤逃。1991年,日本不動產市場開始垮塌,巨大的地產泡沫自東京開始破裂,迅速蔓延至日本全國。土地和房屋根本賣不出去,陸續竣工的樓房沒有住戶,空置的房屋到處都是,房地產價格一瀉千里。

1992年,日本政府出臺“地價稅”政策,規定凡持有土地者每年必須按比例交稅。在房地產繁榮時期囤積了大量土地的所有者紛紛拋售土地,日本房地產市場立刻進入“供大于求”的時代。

結局是,作為土地投機主角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因擁有大量不良債權而陸續破產,而給這些機構提供資金的銀行也因此攤上了巨額不良債權。當年,日本21家主要銀行宣告產生1100億美元的壞賬,其中1/3與房地產有關。

1991年7月,富士銀行的虛假儲蓄證明事件被曝光。緊接著,東海銀行,協和琦玉銀行也被揭出來存在同樣的問題。大量銀行丑聞不斷曝光,使日本銀行業產生了嚴重的信用危機。數年后,幾家大銀行相繼倒閉。

“土地神話”的破滅,中小銀行的破產,證券丑聞的暴露……接連的打擊讓日本民眾對資本市場喪失了信心。此后,受到亞洲金融危機、次貸危機等國際大勢的影響,日本房地產市場再也未能重回輝煌。

平成時代 進入成熟期

1991年泡沫經濟破裂,此后的日本便進入長期經濟低迷時期。數據顯示,自1995年至2017年長達22年的時間里,日本GDP始終保持在4萬億美元左右,沒有明顯的增長。隨著經濟泡沫的破滅,日本社會甚至讓人感覺到是明顯的進入了低欲望社會,民眾心態變化,年輕人不想談戀愛,社會流行的是性冷淡,服裝大家就買標準化的優衣庫,沒有人炒房,也沒有人炒股,所有的一切都回歸常態,歸于平淡了。據此日本有人說,平成時代是日本“失去的10年”“失去的20年”甚至是“失去的30年”。

不少專家則認為,這種說法在某種意義上是日本在1980年代飽受美國打壓后,吸取教訓,刻意低調,制造出來的哀兵之論。其實,這30年可謂日本經濟由青春張狂期步入成熟期的30年,是撫平躁動、擠壓泡沫、對內追求高質量發展、對外急劇擴大投資,悶聲大發財的30年。

與每個人的一生都有階段性一樣,每個國家、每個社會都是有發展階段的,日本戰后從一片廢墟中爬起來,經過復興、高速增長、穩定增長之后,到1980年代,便躍居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創造了世界奇跡。1990年代初泡沫破裂,引起日本社會激烈震蕩,雖然看股市是大起大落,但得益于實體經濟、科技的雄厚實力和高端工業制造能力、產業鏈的掌控力,從2005年開始,日本企業能力便告恢復,金融體制強化,民間消費擴大。到2006年,所有宏觀經濟指標都表明,日本經濟已經走出了上世紀90年代的陰影,國際競爭力也從2002年的27位,上升到17位。日本從泡沫經濟崩潰到走出低谷,大約花費了15年的時間。

泡沫破裂后,處于調整改革期的日本經濟仍在高水平上運行,GDP沒有大幅下滑,還有小幅增長。日本2017年名義GDP總額為4.8604萬億美元,位列全球第三,在西方發達國家中繼續保持第二經濟大國地位。日本經濟增長緩慢,但日本的人均GDP一直處于高端。1995年日本人均GDP曾高達4.32萬美元,高居世界第五。2012年,日本人均GDP也達到4萬多美元。2017年的人均名義GDP以日元計算,比上年增長1.9%,為430.1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6.8萬元),受日元貶值影響,換算成美元為3.8348萬美元。

泡沫經濟破裂的打擊的確是嚴重的,但日本并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在日本深入參與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僅看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消長、而不看國民生產總值(GNP)的增長,是不能把握日本經濟實況的,就像看一個家庭的收入,沒有把外出打工的收入計算在內一樣。正是在“失去二十年”間,日本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從貿易大國轉型為貿易+投資大國,又打造了另一個“海外日本”,成為擁有海外凈資產最多的國家,而海外資產創造的凈收入并沒有包括在日本的GDP數據中。日本財務省的最新統計報告顯示,截至到2017年底,日本海外資產總額已經達到1012萬億日元(約合59.43萬億元人民幣),為日本2017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85倍;扣除債務后的海外凈資產總額為328.45萬億日元(約合19.28萬億元人民幣),超出第二位德國25.84%,連續27年成為全球最大債權國,海外經濟規模與國內旗鼓相當,提前實現了戰略轉型的目標。日本的海外資產是這個國家隱藏在世界各地的財富,是日本國民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

從日本社會的基本單元家庭層面來看,經過“失去的20年”,日本依然是一個富裕和藏富于民的社會。1980年代股市泡沫的破裂,使日本許多家庭失去了一大筆紙上財富,但是,日本家庭金融資產的積累不但沒有停滯,而且出現了顯著的增長。1990年日本家庭平均金融資產是1350萬日元,2015年是1810萬日元,比1990年增加了34%。

縱觀世界歷史,任何國家都不可能永遠保持高速增長,就像一個人不可能一直往高里長一樣,長到一定高度,他就定型了。僅僅用GDP增長率來衡量一個發達國家與一個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形勢孰優孰劣,是不科學的。日本這個得天不厚而高度發達的國家能長時間保持西方第二經濟大國地位,人均GDP能多年保持在高位,經濟運行總體平穩,經濟社會發展都進入有序運行的軌道,經濟和社會管理的各個方面都達到了精細化的程度,發展質量不斷提高,城鄉、區域發展均達到比較均衡的狀態,社會保障制度完善,國民生活總體保持穩中有升,社會秩序相對安定,說明日本經濟處于成熟期。

當今的日本,正以“環境革命”為號召,進入經濟創新和生活質量提升期。徹底告別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的時代,向適量生產、適量消費過渡,向資源循環型社會過渡;企業采取新的經營方式,改變20世紀經濟增長、能源消費亦增長的模式;國民采取新的生活方式,削減電光熱費用,生活質量反而提高,以減少環境負荷,實現經濟、社會和環境并立。通過改善環境,搞活經濟;通過搞活經濟,進一步改善環境,實現經濟與環境的良性循環。政府提出將21世紀變成“環境世紀”,將日本建成了資源循環使用和保持領先于世界的環保技術為中心內容的“環境先進國”。

隨著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快速發展,第四輪科技革命方興未艾,日本政府和企業界已將人工智能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核心技術之一,并在國家層面建立了相對完整的研發促進機制。2018年6月,日本《未來投資戰略》重點推動物聯網建設和人工智能的應用,智慧城市、智慧農業、智慧醫療、智慧養老、智慧社區.....廣泛應用人工智能技術,正成為提高國家競爭力、促進其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的新驅動力。

展望平成之后的日本,最可能影響日本經濟的核心問題在于嚴重的老齡化和低生育導致人口數量不斷減少;而且,國內發展已幾近飽和狀態,沒有多少發展的空間和余地。從這種意義上說,日本經濟的成熟期意味著日本經濟的發展在國內已經達到或接近它的上限,礙難再出現高速增長的奇跡,能夠盡量保持既有的高發展水平,避免下滑,就算不錯的了,就像一個中年人可能延緩衰老,而終將不可避免地走向老年一樣。

筆者以為,日本經濟的出路在海外。日本已完成資本積累,且有高精尖技術積累,有企業經營管理經驗的積累,這是日本的優勢。今后,日本發揮上述優勢,更加積極地參與經濟全球化 ,向海外發展,尤其是搭乘中國發展的順風車,進一步密切中日雙邊經貿合作,并在“一帶一路”的平臺上,加強第三國的中日合作,不失為日本保持中年活力、延緩衰老的最佳“養生之道”。

(作者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原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札幌總領事、駐福岡總領事、駐大阪總領事。本文首發于“鍵睿智庫”微信公眾號,原標題為《平成時代的日本過得怎么樣?》)

作者: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王泰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单双中特中后付款 玩彩票跟计划的技巧 吉林11选5胆拖投注表 麻将规则玩法 竞彩足球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网站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北京pk拾计划官方 北京pk10 澳洲f1赛车最稳计划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