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双中特中后付款

齊白石的畫為什么能“中外通吃”?

原標題:齊白石的畫為什么能“中外通吃”?

1922年,六十歲的齊白石在陳師曾的引薦下,在日本東京的“中日聯合會畫展”上一舉成名,兩尺的山水就賣到250元銀幣。齊白石稱,這在國內是想也不敢想的。這次日本展覽后,到北京來買齊白石畫的外國人不計其數,國內投機商人和附庸風雅的人也紛紛求購他的畫,一時間可謂“洛陽紙貴”。齊白石作為湖南湘潭一個弄“小器作”的雕花手藝人,竟先在北京畫壇,繼而又在中國乃至世界畫壇成就了大名,這是誰也不曾想到的。齊白石感慨道:“平生羞殺傳名姓,海國都知老畫家。”

收藏快報 方輝

齊白石《春塢紙鳶圖》

至少有三位來到中國的洋畫家極崇拜齊白石的畫,一個是日本人須磨彌吉郎,一個是法國人克羅多,另一個是捷克斯洛伐克人沃捷赫·齊蒂爾。1927年,作為日本外交官的須磨彌吉郎向德國和美國的公使鄭重推薦齊白石的畫,并稱齊白石是“中國的塞尚”。也在這一年,與齊白石同在北京國立藝專教書的法籍教師克羅多則稱贊齊白石是“最可欽佩的畫家”,稱他的作品“與近世藝術潮流殊為吻合”,是典型的“中國藝術界之創造者”。捷克斯洛伐克畫家兼收藏家沃捷赫·齊蒂爾視齊白石為“中國繪畫史上里程碑似的天才藝術家”,受到他的影響,捷克斯洛伐克至今仍舊是除中國以外收藏齊白石作品最多的國家。

齊白石作品

1917年,陳師曾在北京琉璃廠南紙鋪看到齊白石大氣磅礴的篆刻后被其折服,遂與齊白石成了莫逆之交,這才有了他拿吳昌碩畫作給齊白石研究并鼓勵變法的故事。變法后的齊白石畫作大俗大雅、大拙大巧、自家面貌逐步形成,也符合了“新文化運動下”中國畫發展的現代訴求。20世紀是“唯新是求”的革命世紀,這股民主思潮要求藝術必須要融入民間和民眾,齊白石無疑符合了這一要求,所以齊白石受到北平藝專“革新派”林風眠和徐悲鴻等校長的推崇,將其聘為“教授”若干年。

齊白石的線形是有生命的。他在金石書法上下了很大功夫,用中國筆墨工具保證了他對線條的最大表現力,這些都是在刻畫物象背后完成的工作,因為他知道這是支撐他畫面的“鋼筋骨架”,他必須把線形和空間解決好。盡管沒有出國去了解西方現代藝術是什么,印章也同樣給他幫了大忙,“計白當黑”的線性分割和流動氣韻及大開大合的簡潔章法營造了全新感受。他還有意識地關注畫面的邊角營造,弱化三維深度的空間,加強平面張力的視覺沖擊力和一種不循規蹈矩的“縱橫氣”。中國漢字本身的形象性與抽象性在其印章中體現出的強烈現代意識,足以震驚到許多現代藝術家,所以東西方洋人喜歡也是正常的。當然,他還利用他曾做過雕花木匠的一些能力到印章里:一刀刀地刻,從不磨蹭,稚拙而又大氣地完成印面。他說:“世間事貴痛快,何況風雅事?”這就是古法精神——“畫畫如作字法筆筆分明”,刻印更應如此。他刻印時隨著字的筆勢,順刻下去,并不需要先在石上描好字形,才去下刀。

齊白石作品

齊白石取法廣泛,曾下苦工吸收近代諸家之長最終熔鑄成了自己的風格,他說:“青藤八大遠凡胎,老缶衰年別有才。我欲九原為走狗,三家門下轉輪來。”他有兩個辦法學習傳統,一個是“背”,即把看過的名家畫作,用自己的方式背下來,再用自己的風格畫出來,把別人的東西消化為自己的表達。第二個是“改”,見到好的造型,他會按照自己的情感把它改成自己的風格樣式。

這次山東美術館展出的畫作大多是齊白石在上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的作品,風格高度成熟,藝術境界爐火純青,筆墨線條老辣紛披、書法遒勁自然,色彩古雅艷麗。如作于1946年的《蒲觴》一畫,純用墨筆勾勒而成,幾只蒲草用開張蒼勁的濃墨粗筆率意寫出,而下方酒壺酒杯用同樣古拙的圓筆從容勾寫,造型含蓄渾厚、稚趣盎然。

齊白石堅持用“天真善良”的眼光看世界,表達中國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對別人“如意”的祝福,但有時也會像孩子一樣愛憎分明,即使表現憤怒,他的落款也是“人罵我我亦罵人”這樣可愛的話。齊白石還畫過蒼蠅、蚊子、老鼠,這些在別人看來是討厭的東西,而齊白石卻以一種兒童的心理來描繪它們,發現它們的美,甚至引起我們的一些反思。

今天,我們依然喜歡他的繪畫,這不僅是因為他的畫通俗易懂,其生活態度感動人,還因為他帶著一雙發現美的眼睛,鼓勵我們不斷地從平凡生活中尋找一種樸素而又偉大的東西——真誠,這依然是當代人所缺失 的。他反對矯揉造作的藝術,他認為美必須是“真誠”、“自然”的,他把自己細微的生活體驗和感悟都轉化到藝術創作中,也不畫他不了解或沒見過的東西。他說:“胸中山水奇天下,刪去臨摹手一雙”“形似未真,何能傳神?”藝術須以生活為基礎,不重生活寫真,觀察入微,僅靠模仿,如何感動自己、感動別人?從他身上,我們懂得了一個道理:畫家先要完成表現生活化的“能品”,才能到達藝術的“妙品”“神品”乃至“逸品”。

山東畫壇近代以來的傳統來源,在解放前曾受到“海派”的影響,解放后又受到“京津畫派”及浙江畫風的影響,所以是一種綜合外來的風格形態。齊白石作為連接海派和京津風格的核心人物對山東中國畫的影響非常大,未來這種影響還將繼續下去。我們關注山東美術館展出的“大師窖藏”齊白石作品,就是要近距離地感受齊白石的時代語言風貌和筆墨特征,領略大師的魅力和風采,研究創新規律,啟發大家獨立發現自己身邊美好的事物,深刻地去體驗它,體驗齊白石的“匠人藝術”為何如此長久地“大眾流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单双中特中后付款 开奖直播现场二零一九 新加坡2分彩开奖结果 35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黑龙江时时站点 黑龙江36选7大小走图 11选5怎么定单双 全民彩票哪个计划准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直播 36选7开奖结果2019067 超级大乐透智能摇奖器